中国拉闸限电背后的真相是在下一盘大棋还是一种无奈的妥协?

现在做实业的企业家遇到了非常多的压力政府直接发文,要求工厂停产,一周以内四休三,晚上坚决不许加班,到小工厂因为无法开工直接面临现金流的压力,这就是网上讨论很多的双控限电政策,关于这个问题我们网上看到两个观点,一个就是这些拉闸限电的举措是为我们主动为之,目的是为了淘汰落后产能,通过限电这种方式倒逼高耗能企业升级,第2个主流的观点呢,就是中国人辛辛苦苦搞出来的东西只赚点微薄的利润,原材料涨飞天产品端又很收敛,钱都让外国佬搞走了,就为了提高出口产品的价格拉高,美国的通胀原理是通过拉闸限电甚至停工减少国内出口企业的产品共计从而抬高出口商品价格,这个观点的逻辑是,国家已经看到了高企的出口,不可持续不如痛在眼前,先自己主动减少出口企业的产能。这两个观点在听都很有道理,似乎一切都尽在运筹帷幄之中,但是这两个观点都有一个矛盾之处,我们在这里提出疑问供大家参考,那就是这两个观点都有一个隐含的前提,无论是拉闸还是停产,都是我们主动为之,是在我们计划之内的,也就是说上面乐于看到现在这种效果,究竟是主动为之,还是我们常说的不得不呢?如果这一切都是主动的,那我们现在重新供电的时候,供电是不是就能跟得上?事实情况是现在的电力供应确实面临比较大的压力,中国70%的发电厂都是火力发电,而现在的火力发电厂卖一度电的价格,还不如发一度电的煤炭贵,就是说现在发电厂只要在发电就是在赔钱,而电力短缺的背后是因为煤炭短缺,这半年特别是最近煤炭的价格狂飙突进,现货煤的价格从去年年初500元左右一路涨到了九月份的近一千六百元,这一路高歌猛进直接在期货市场上一夜暴富,煤炭价格暴涨的背后是煤炭供给的短缺,那这里有一个问题,中国是一个煤炭资源大国,煤炭储备世界第二,中国每年消耗40亿吨煤炭,其中37亿吨都是自产的那我们这样一个煤炭资源国家怎么会面临短缺呢?这里面除了一部分海外进口下降的原因,比如进口的大头来自蒙古的煤就供应不上,但更重要的原因其实是来自国内,中国以前的煤炭供给结构,有很多是分散的小煤矿,这些小煤矿在环保和安全方面都跟不上,而且缺乏统筹,容易搞了,钱拼命生产,反而导致煤炭价格常年太低,没有利润,没有利润,就更加拼命的生产,导致恶性循环,因此从16年三去一降一补开始,国家就逐步去产能关停了,很多这种小煤矿这个动作是一直在做的,那为什么往年不短缺,今年突然短缺了呢?因为今年有一个新的变量就是减碳的政策,最近的能耗双控意思就是对能耗强度和能耗总量的双控,我们国家向世界承诺要减少2二氧化碳的排放,并且提出碳达丰碳中和的目标,但是要实现这个目标,中国采取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目标,分解层层分包的方式,有一个很大的目标被量化,然后拆成一个个指标层层下发,最后经过不听局落到全国的每一个片区,基层的每一家企业头上,这种方式好处是短期内就能见到效果,但缺点是缺乏统筹,灵活性差一不留神容易搞成一种运动,有些地方为了完成指标,对高耗能项目采取了一刀切式的关停,中国本土的很多煤炭企业就在这种背景下被快速关停,7月份上面为了纠正这种现象,还特意强调不能运动式减排,除此以外,在减排减减碳的目标下很多地方的供暖油烧煤改为了用电,再加上新能源的普及,比如新能源车这些改变表面上看都是减排,但可别忘了我们国家70%都是火力发电,其他那些新能源发电的道路任重道远,技术也没有达到可以支撑国民生活用电的水平,所以在叠加对煤炭企业的关系,共同造成了我们今年煤炭特别的供不应求,那么煤炭的供给可以增加吗?这就是现在期货市场争议的焦点,针对煤炭供应短缺提出的保供现场增加煤炭供给,短期内可以实现吗?这可不是短短几个月时间就能做到的,增加一套煤炭的生产线,凭中国的基建实力根本就不是个事情,但难就难在当你什么都想要,你就注定什么都得不到,一条煤炭生产线要落地无论如何也绕不开这样几个部门,安全环保和发改委煤炭的批准,按理来说归发改委管,但是这个安全生产无小事,发改委批个项目很简单,没有安监的批复出得了,是你自己能扛吗?环板也是个大事,所以表面上这是一个技术问题,实际上是一个非技术问题,很多矛盾纠缠在一起,没有那么既要又要,天下终归是文科说了算的,几个月内供应的提升是不可能了,所以拉闸限电是煤炭供给,短期内根本解决不了,煤炭供不上电力的供给就无从谈起,既然明明是现实情况下的一个不得不是一种权宜之计,那主流观点却把他渲染成为是在下一盘大棋。